全国统一热线:400-898-6691 010-85656691 010-85654362
所有签证分类
分享到:

当前位置:签证在线 > 印度签证在线 > 印度旅游 >

一个人的印度之旅

一个人的印度之旅一文由签证在线整理,目的是使广大出国人员在前往印度之前能了解更多印度的相关资讯,以便能更好的应对异国旅程,希望这篇文章能对前往 印度的朋友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印度商务签证办理          印度旅游签证办理 

 

 

都说旅行一半靠体验,一半靠想象。去印度之前我还特地买了老电影《大蓬车》的DVD,希望去印度之前体会一下那里的感觉,没想到现在快到年末了还没有机会看上一眼这部儿时非常喜欢的电影。
 
今年六月底正好有机会到印度去做CRM的测试,也是一个人出发,事先定了从Bangalore经新德里回上海的机票,因为网上得知德里附近有著名的黄金三角(Jaipur, Delhi, Agra)旅游区 ,也打算休几天假到我向往已久的新德里和泰姬陵去游玩。
 
 
(一) 诚实
 
第一天晚上我到印度的城市是Bangalore(印度的硅谷),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就乘着门口的小摩托三轮逛了起来,我吸取网上的经验和出租车司机讲好到Bull Temple 30卢布。然而和泰国的三轮司机一样,这里的司机一个劲的鼓动上店铺去shopping。虽然他每隔5分钟就回头游说我,而上过几次当的我已是百毒不侵了。
 
本来说好到Bangalore的Bull Temple是30卢布的,我正准备给他钱,他对我说如果我愿意包他的车逛整个Bangalore一天也只要300卢布(合人民币60元)我觉得还蛮便宜的,不过我一向是喜欢讨价还价的,“How about 200RPs.””OK, Sir, if you’re satisfied you pay what you think worth.”嘿嘿,暗示多给些,不过接下来他的服务明显好了许多,包括主动提醒我注意抓紧包,驱赶围住我的要饭的孩子们。大半天结束的时候我最后给了他250卢布。 虽然后来在Bangalore的时间长了,发现这里的生活消费水平和上海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其实大半天的小摩托三轮的游玩150Rps是足够了的。但是如今只要自己感觉值就没有什么好多想的。
 
然而自己却想起大二的暑假和一位同学到西安旅游的情景:那天从秦兵马俑出来正好下雨,我们路过外边沿街的小店铺,看到一个老外正在买雨披,一个普通的简易雨披店主开价20元。我用英文对那个老外说“It’s only worth 5 Yuan”店主转头朝我怒目而视,我们赶紧走出了那家店铺。没想到那个老外随后跟了出来,冲着我举起了大拇指,大声说了一句”Thank You!”我永远也忘不了老外当时激动的神情。没想到走了一段路之后身旁的同学对我说“蒋歆,你神经病,不怕挨揍啊。再说了,八国联军当初抢了我们这么多东西,斩斩他们又怎么样,你知道他们一天赚多少钱?”在小雨中我品味着他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但是当时二十岁的我心里在想,诚实应该是没有国界的吧。
 
(二) 道德
 
圆满完成了在Bangalore的工作,回程飞机中午到了新德里。没来得及逛新德里的城区便直接乘Taxi找到了印度同事介绍的汽车站,买了到Jaipur的车票。半小时后上车了,车子的感觉不错,有空调。到Jaipur已经入夜了,找到了互联网上介绍的一家黑店,便早早休息,准备起个大早。
 
印度很脏,牛猪乱跑,垃圾遍地。虽然感觉自己是一个比较邋遢的人,(记得小学里有一个好朋友,不过我觉得他比较邋遢。谁知道有一天他居然对我说:“蒋歆,我觉得你这个人真是很邋遢。”?!X…),而且对印度的情景也早有预防,但是一大早路过 Jaipur 集市脏乱差的冲击也让我发出了“天啊!”的感叹。猪啊牛啊在一大堆垃圾上站着,看到一头牛就在我的车旁拉下一泡大粪,突然觉得为什么印度还要坚守放任牛猪游走的传统。
 
想起工作后不久高中同学在家里聚会时的一段对话。我的一个好朋友小葛提到当时街头擦皮鞋的价格已经很便宜时我插道:“我不太习惯别人给我擦皮鞋,看到别人低头忙活的那样子我觉得很“残过”(上海话,可怜的意思)的。”小葛当时就说:“蒋歆,你不要搞错,你让他擦皮鞋是给他一口饭吃。”我当时还隐隐觉得小葛让别人擦皮鞋而心安理得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妥。许多年过去了,学习了许多经济市场理论,发现小葛是对的。(就像如果人人学习雷锋补袜子,结果会搞得袜子厂全倒闭了一样。)
 
慢慢的发现一种文化和所谓道德它所伤害的人也许比它保护的人还要多。(苦叹自己到如今还是不习惯别人为自己擦皮鞋。)
 
(三) 反思
 
路过了脏乱不堪的集市,我到了Jaipur的古建筑总督府,请别人帮助拍照时(见下面照片)正好碰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英国水利工程师,他请了一个印度人作专职导游。进门的时候和他聊了一会儿,问他是否介意我在总督府中和他们一起参观。水利工程师愉快地答应了。
 
总督府里面有许多兵器的陈列,印度导游谈到了战争。我突然想起60年代初在中印边界上有一次战争,(如今许多人可能都已经淡忘了哪段往事, 因为在国内提及的不多)便问这位印度导游,印度人是如何评价这场战争的。He said “very Bad, very bad……”之后又谈了他的一些看法。虽然在战争上争执有些象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国内几乎就没有关于那场中印战争的详细报道。
 
不知到为什么后面的印度导游的介绍,我竟然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我突然想到了有关的许多许多……
 
我们总是希望隔海相望的那个国家正确的面对历史。然而国内年初在新华书店还看到一本叫做《往事并不如烟》的书,后来就消声匿迹了。总觉得一个健全的民族,一个完整的人应该有直面自己过去的勇气。
 
(四) 选择
 
结束了Jaipur的旅程,终于要到向往已久的泰姬陵了。这次是没有空调破旧的大巴。然而顶着36度的高温,开在印度不多的所谓高速路上的颠簸感觉居然非常的惬意。不时地看到标准团队的旅游车从旁边呼啸而过,里面的欧洲游客或日本游客自在逍遥。虽然我汗流浃背,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我喜欢这种贴近民俗的旅游,自己洋溢着一种幸福感,觉得这种幸福感应该是标准团队旅游所难以体会到的。
 
正在自鸣得意,突然想起了年初同事借给我的一本书中的片断。那是《在北大的演说》的第一篇“我一生中的八个重要抉择”,是方正的老总王选在北大的演讲。其中谈道:
 
“我到1985年,家里还是一个9英寸的小黑白电视机,工作非常的辛苦,当时还没有任何奖金。但我几次出国,到香港、日本、美国,在大的商场看人家买东西,我从来没有羡慕过,或者心态不平衡。有一次在香港看到许多人买高级首饰,我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觉得在那儿买首饰的所有这些人,未来他们对人类的贡献,可能都不如我王选。我一下子觉得我比他们高,没有任何一点不平衡,我后来把它称之为“精神胜利法”。当然这个不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这是对知识的价值的一种信任,我们要相信知识的价值最终会体现。(学生鼓掌)……”
 
我当时读到这里,非常能体会他的心情,但是我转念一想:你王选研发的方正印刷技术不是也是为了给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提高阅读时的欢愉吗,你怎么能断定那些买高级首饰的人们他们当时不是沉浸在他们自己的欢愉和喜悦中呢?
 
其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把贡献度的多少作为自己幸福与否的标准。因为每个人幸福和激动的遭遇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选择。生活中常常犯的错误是:常常不太理解和尊重别人的选择,而认为自己的选择是优化的。(我突然想到也许在空调车里的团体客人他们可能正在以怜悯的目光和同样暗自得意的心情看着这辆破旧的大巴…)
 
其实生活中困难的是我们应该如何选择我们的生活目的,而不是达到这些目的的手段;因为我们往往不知道选择什么志向能使我们满意,什么情感我们应当依从,什么嗜好我们应当迷恋……
 
在晃动的大巴里,突然扪心自问:如果我年薪翻两翻,是否还会进行这样风格的旅行呢?欣慰地发现,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五) 爱情
 
如果没有泰姬陵,阿格拉(Agra)将没有意义。如果没有爱情,泰姬陵又有什么价值?被称作“世界第七大奇迹”的泰姬陵,虽然在报纸上,网络上看了许多照片,甚至在自己住的泰姬陵酒店也远远地端详过她,但是在进入门口的一刹那还是被她深深地震撼了。
 
走到泰姬陵旁边的角落,想给泰姬陵来一个特写。突然旁边有一个老外在问当地的导游:“How much does it cost to build this?”我不禁放下了手中的相机,又开始凝望这伟大的结晶。看了那老外一眼,心里想:也许在这里问“How deep is your love?”来得更为恰当。
 
离开Taj Mahal的时候,在出口的地方我发现一些印度人仍然坐在门口,惊奇的是许多人的眼睛是炯炯有神,神秘和灿烂的。顺着他们的目光回头望去,原来他们都在凝望着她――还是我背后的泰姬陵。我觉得更多的游客不单单被她的宏伟气势所吸引,更被她的传奇故事所折服。
 
泰姬陵的景色每天不同,就算当天早晨,中午和黄昏的景致也不尽相同。无论是朝霞满天,还是骄阳似火的正午,还是落日余晖的黄昏,庞大的泰姬陵总是孤零零站在阿格拉城外叶木那河南岸。看着那苍凉的景致,让人感到无限的爱怜。其实那些有着浪漫情怀的人们,宁愿记住泰戈尔的名言:相信爱情,即使它给你带来痛苦也要相信爱情。
 
(六) 沟通
 
一路上乘了大巴,住了黑店,上了饭厅,才发现许多印度人是说不了英文的,在从阿格拉(Agra)到新德里的火车上也不例外。拥挤的车厢里满是当地的印度人,一开始我感觉他们可能很少看到有单个中国人乘座他们的集体交通工具。许多人不时以一种疑惑且好奇的目光瞥我两眼,不过慢慢他们也习惯了(也许是我自己习惯了吧)座在满车的印度人中已经不觉得突兀了。
 
上火车不久我注意到斜对面的那个小胡子(见下图),印在他T恤前面的句子很有意思,
 
“Sea is my country
 
duty is my life
 
ship is my home
 
Who is my wife
 
Guess.”
 
这首诗很有些创意,而且我对这个答案非常的好奇,猜想也许答案就在他的背后。不过他背靠着后面非常紧,又担心下车时没有能看清楚他的背后,终于我开始搭讪了:“Hi, you have a nice T-shirt, do you know who is my wife?”
 
我说了这句话才发现太唐突了,特地用手比划了一下胸前,希望他不要误解。不过这个小胡子看来还是没有立刻明白我的意思,朝我茫然的望了一望。我正准备说一句Sorry准备放弃时,旁边的一位年轻人好象听得懂英文,在确认了我的意图之后,他用印度语(Hindi)向小胡子说明了我的意思。小胡子低头看了他的胸前,一耸肩膀,表明他也不知道。而且在旁边年轻人的怂恿下他把后背也给我看了,我有些失望,答案的确没有印在背后。
 
就在这时小胡子突然向我倾过来,看着我用蹩脚的英文慢慢地说:“Do you know who is my wife?”并朝我眨了一下眼睛。我拍了拍他的肩头,挤了一下右眼,表情夸张慢慢地说道:“I don’t know who is my wife.”说完我不禁笑了,小胡子也开心的笑了,突然发现沟通原来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七) 爱国
 
记得有一次到德国的小镇Rottenburg,住在一个小酒店里,里面的德国大妈接待我的时候问了一句“Woher commen Sie, Sigapore?”(你从哪里来,新加坡吗?)我用德语回答道:”Nein, Ich comme aus China.”“Oh, China.”她的眼睛瞪得好大好大,大概在她的计划中永远也没有打算看到中国人的尊容。(这里自吹自擂一下,我学了三年德语,同济德语六级。)
 
这次到印度感觉很放松。不象到欧洲和美国去的头几次,当时感觉比较拘谨。记得自己第一次单独到国外的宾馆里用早餐,可以感觉到别人对你的注意。突然发现自己一个端咖啡杯的动作都被无限的放大了。总是在考虑:这样端着是否姿态端正,喝的时候会不会把残汁留在杯缘上……。出国的头几次特别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生怕会发生有损国格的行为。回国后不禁感叹,如果在国内每天都象在国外一样自律,自己早就是一个绅士了。
 
常常在国外会碰到结伴的中国旅客,单行的我发现他们在公众场合的声音往往比较响,我很想跟他们说注意旁边的环境。但是在一次尴尬的尝试后,我以后就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尝试了。(Maybe I should do it with more proper way.)
 
当初出国的时候我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大的负担。一直到参加了一次培训才有所释怀――99年的时候参加一个专业培训,偶然听到一位中年的培训助理在和同事聊她在当年在日本的事情。说她在日本的时候没有特意装扮成日本人,而是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行,买东西、吃饭、娱乐都特别礼让,生怕让别人瞧不起中国人。最后,她如释重负的对同事说,还是在国内的心情最放松。我听到了她的话,心里非常感动,发现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有这样的情绪和想法,培训的那天晚上我写道:“……过了几十年中国人富强了,行为举止文明了,国际化了,我们的后辈将不会经历我们这一辈的谨慎与尴尬,他们不用刻意地去表现些什么,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人富强、知书达理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希望我们整理的文章能对您的印度之行有所帮助。同时也欢迎朋友们访问签证在线,了解更多出国资讯。 本文源于印度签证在线http://yindu.58visa.com/),转载请保留链接